第七讲:怎样写诗歌




      因为美,人们写诗;因写了诗要人欣赏,故要讲究其艺术效果;因要讲究其艺术效果,故诗人便思考着一首诗怎样写“才好”。
     一、给你的诗注入“新颖”。诗忌“陈”。新是诗的灵魂。诗的立意、构思、意境、形象、想象、语言,无一不要求新。要求新则忌“陈”,即忌陈腐、忌陈词滥调、忌炒人剩饭。创作,创即是生命线,无创之作,再好也白搭。怎么创?不照猫画猫,也不照猫画虎!不说人家说过的理,不用人家用过的意,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。第一个把美女比作鲜花的是天才,第二个把美女比作鲜花的是庸才,第三个把美女比作鲜花的是蠢才。 如写松,你一味模仿古人说它四季常青、长青不老;写梅,你竭尽全能赞美它欺霜傲雪、芳香醉人,美倒是美了,但不新,不成为诗。何谓新?新与旧,相对而言。哲学的观点是“新离不开旧,旧孕育着新”。诗的新,不是要你写出谁也读不懂的“天书”,所谓新,是指作者要以新的感受、新的手法、新的意境,写出新的生活入诗。
     二、给你的诗放点佐料。诗忌“淡”。此处的淡,是指“淡而无味”的淡。诗,是要给人品味的,它不应是水,而应是酒、是茶。它不在于浓郁,而在于醇香、有味(酸甜苦辣涩均可)。浓有浓的馥郁,淡有淡的清香。如果一首诗写得象水和蜡一样,嚼起来没有一点味道,人家何必去读它?意趣和形象是诗的油盐,没有它们,你就没有掌握制造“味道”的能耐。治“淡”药方:把立意深刻、意境美、有声有色有情趣等当佐料放入诗中。
     三、让你的诗来点真情实感。诗忌“华”。华,本来是个很好的字眼,它表示光彩、繁盛,多半用在好的意思上。我这里指的华,是“华而不实”的华。忌“华”,是忌只有华美的词藻,而没有实在的内容。初学写诗(文)的人,认为诗(文)中多一些漂亮的词句,能给诗(文)增色,其实不然。美,首先应该是真善。如一位姑娘有美丽的外表和心灵,举止也端庄,那她不施粉黛也美;如她的容貌、心灵、行为均不美,而浓妆艳抹,更丑。诗(文)的美不在于它的词藻,而在于它的真实感情,语言的得体,思想和艺术的统一。所以,治“华”的药方:有真实感情,语言得体、思想与艺术统一。
     四、找准你诗的深入角度。诗忌“全”。此“全”,是指面面俱到,写诗不足取。一首诗有它自己的容量,正如一个口袋不可能盛下一座大楼。面面俱到其结果只是面面无光。文学是作品是艺术品,它需要的是典型、是精华,并不是百科全书。张大千的荷花,只画半片叶子、一朵花蕾,就“一叶知秋”,就反映了荷的风姿。一首叫《乡情》的诗:走不出总走不出的/慈母手中线/显不出总想显出的/美丽花蝴蝶。全诗只选了两个意象,就表达了远方游子对故乡的那份深情。所以,治“全”药方:不面面俱到,精心剪裁。
     五、让你的诗用形象说话。诗忌“干”。忌干瘪、枯燥,忌只有骨头没有肉。材料只有骨架,有骨无肉,干巴,读了嘴巴起泡。文学靠形象思维,用形象讲话。中国古典诗歌中的比、兴,就是用形象讲话。诗要不干,就得形象。如实交代生活,岂能不干?比如写怀念延安,你如果干巴巴地写什么“我日夜想念延安,我每夜都梦见延安”,则“干”。而诗人贺敬之写《回延安》....几回回梦里回延安/双手搂定宝塔山。这个形象就十分准确,使人读一遍就记住了,极有艺术感染力。治“干”药方:用形象说话。
     六、让你的诗含蓄点。诗忌“直”。人要直,文要曲。诗也是如此,文似看山不喜平。 尽管直偶尔也能出好诗,如“风潇潇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因直抒情意、壮怀激烈而成千古绝唱,但为数不多。我们说忌“直”,是说诗要写得含蓄,诗句也要含蓄。治“直”药方:含蓄。诗意与诗句含蓄,不直露。
     大家只要仔细观察生活,从生活中找出灵感,在诗的创作练习中提高自己的构思能力,锤炼诗句的能力,塑造形象的能力,并看一些诗歌鉴赏的理论书籍,由“眼低手低”进步到“眼高手低”,再去完成“眼高手高”的艺术飞跃。